选择了回避,甚至逃避

2018-03-21 14:38 来源:站长
  
    可是希晽却因为要赶一个非常急的项目,没有出席百野和六里的婚礼。
 
    忙是一部分因素,但有一部分原因是,也许她和六里都不知道如何解开这个口。
 
    过去的几年中,六里从来没有联系过自己,希晽从来都知道,六里是个倔强的人。而希晽却是当下很倔强,过后很软的人。
 
    所以面对失去,她选择了回避,甚至逃避。
 
    年轻时候的希晽从来都把友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所以伤了也只会在深夜回想起来的时候独自舔舐。
 
    直到现在六里的名字出现在邮件的时候,希晽呆坐了很久,一字一句回复:“我会准时参加面试。”
 
    怀着复杂的情绪,希晽到达DG的办公大楼,却没有看见六里。
 
    直到面试结束,在洗手间无意中听见同事说:“也很奇怪,六里本来明天才休假的,却今天休假了。”
 
    希晽呆在原地:是不是她和六里已经陌生到甚至连碰面没有必要了。
 
    只是,当灿烂的阳光洒落在街角的时候,
 
    希晽在想,也许她和六里需要一场相拥而泣的重聚。
 
    题记:西风渐作北方呼,立冬,标志着冬季的来临。然而,四季之中,秋乃是我最喜爱的季节。值此,忆秋,思秋,恋秋。